高处的风景

A Q and A with Reinhard Renner

没有多少人可以说自己见证了一个公司从本地车库里的小作坊成长为拥有100多名员工、5大遍及全球工作室的企业。更难能可贵的是公司起步于“工业设计”一词匮乏的年代,但一路得到大小企业的好评。在德国历史名城Esslingen,一座美丽的办公塔楼里Reinhard Renner在他有生之年见证了这一切。也是在这里,他步步高升直到六层塔顶俯瞰全城。

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在设计行业起步的?

 

Reinhard: 1978年,Slany教授来到我在德国Pforzheim就读的学校,当时我还是一名年轻的设计师,也是一个追星族,报纸上对他的报道以及人们的口碑使我对他有了很深的印象。他在我们学校的访问结束后我便联系到了他,并马上开始了在“Slany Design”的全职工作。当时他手下有五个人,我被带到了地下办公室,那时的专业工具很少。

 

 

开始在“Slany Design”工作后我便很快发现我在上学期间学到的设计知识寥寥无几,当时学校在设计方面的教学并不是很完善。我记得在入职后的最初几周,看见一位高级设计师用马克笔画草图,他可以画的很精准,每次看他画草图我都会瞠目结舌。我当时只是一个看见什么都会感到新鲜并且觉得难以置信的年轻新手,睁大眼睛紧张地看着一切。

 

 

问:当时的格局如何?

 

Reinhard: 当时没有人理解工业设计及其必要性。时代不同了,那时候计算机还未普及,也没有如今的科技,即便有尖端的设备,Slany教授也不轻易投资购买。虽然没有如今的科技,Slany总能设计出实用的图稿,他不断提醒我们“产品不应该徒有其表,还要实用。”而这也正是我在他手下工作的一大忠告。所有他设计的一切都很实用,无论是原稿还是原型。如今,TEAMS|齐思仍然在传承Slany教授的实用理念,我们不仅设计外表美观的东西,也要确保它们能准确无误地工作。

 

 

问:在Slany教授手下工作有何感受?

 

Reinhard: Slany教授对自己的工作全情投入,并且遵循一套高标准。他给了我很多机会,也在一路上帮助我,我一直心存感激。

 

 

问:到目前为止,你职业生涯中的重大时刻有哪些?

 

Reinhard: 有很多令我深情回首的时刻,首先是博得Slany教授的信任——这非常令我动容。其后是在1987年,我取得了TEAMS|齐思的所有权。

 

 

另一个对于我来说的重大时刻是终于将我们的工作室搬进了Esslingen的DICK中心。在此之前,我在Esslingen一个昏暗狭窄的地下室环境中,那时我开始更多地思考设计,思考设计师可以或者应该在怎样的环境中获得灵感,“那应该是个富有创造力的地方,”我记得自己当时这样想。当我坐在Esslingen葡萄园的上方俯瞰整座城市时注意到了一座时尚雅致、具有工业风格的LOFT(塔楼建筑),于是梦想着如果TEAMS|齐思能落户在那里该有多好。冥冥中自有天意,一位建筑师联系并告诉我那里要开放一片空间,我记得当我走过那片空间的时候就感觉到——这就是适合TEAMS|齐思的环境。我同这名建筑师以及Klaus Schoen一起合作,将这块空地塑造成“设计师天堂”——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从昏暗的地下室开始职业生涯到将办公室搬进历史悠久的塔楼,这看起来很卓越。

 

 

但除了这些显而易见的大事件,也有一些小时刻令我印象深刻,例如接到客户的来电致谢。我觉得有人愿意抽时间对你的出色工作表示感谢,这很令人感动。

 

 

这也正是我在职业生涯中所积攒的人际关系,我将他们中的许多人视作好友,这让我感觉很好。

 

 

问:在你的领导下,TEAMS|齐思发展了国际业务,扩展到了美国、中国和塞尔维亚。这方面的发展情况如何?

 

Reinhard: 没错,1998年我和Klaus Schoen开办了芝加哥工作室,由Paul Hatch担任总监,我们发展迅速同时也在美国发现很多机会。工作室设立后恰巧Bosch收购了Skil(近芝加哥),这为我们打开了更多的机会之门。2002年,Hans-Peter Aglassinger, Klaus Baumgartner和我决定开展更加迅速的扩张,增设了汉堡工作室,时任总监为Ulrich Warth,现任总监为Ulrich Schweig。2005年,我们在Belgrade开设了第四间工作室,以探索工程业务方面的更多发展可能。2006年,我们扩展到了上海,并将罗鞍和Jonas Vollmer调往上海开展业务,现在Martin Rauch也在那里。我们将本土培养的人才从Esslingen派驻出去管理全球工作室,我对此一直引以为傲,这样一来,我们的文化得以保持完整,每个人的事业都可以追根溯源至总部。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文化才得以像如今这样注重团队、丰富多彩。我为我们所有的工作室感到自豪。

 

 

问:你曾说过,上海在你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改变了你的思考角度。这座城市为何如此迷人?

Reinhard: 是的,确实如此。上海的工作节奏截然不同,这难以言表——因为很多东西很难去描述。那里的人、文化,几乎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感兴趣,你不可以把它比作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那里的工作文化与心态与众不同,他们的工作方式需要时间去理解,这实在令人着迷。

 

作为常客,你会发现几个月前尚不存在的整条街道和摩天大楼短短数月便可建成,一切都在迅猛、飞速、精确地发展。与此同时在德国,我们却还在为新建楼宇或街道扯皮,原因很可能是产权问题或其他形式的抗议。我们在德国争论不休,中国却已经着手建设了。

 

我走过上海的很多地区,包括贫民区、富人区和最稀奇古怪的地方,却从未产生过不安全感。在上海,我一直觉得很安全。

 

 

现在的中国人比以往更加注重品牌,他们在寻求西方的高端品牌并向世界展示其市场支配力。富人阶层变的越来越富有,中产阶级有了更多的可支配收入,中国消费者将继续增加其对全世界的影响。

 

 

问:你认为TEAMS|齐思的工作室是否会超过 5 间?如果会的话,会开在哪里?

Reinhard: 我确信我们的工作室会超过5间,我考虑过印度,也可能是非洲的某个地方,或者在俄罗斯。上海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所有的东西都在中国制造——那里正在飞速发展。在全球的某个地区建工作室你总是要有充分的理由,我尚不清楚我们要进军的下一站在哪里,但全球化的优势对于我来说是显而易见的。在当地开设分部后,你可以指导流程、检查质量,并确保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全球化当然有其优势所在。

 

 

问:设计师如何寻找创意?每名设计师都有不同的寻找方式。您自己如何寻找创意?

Reinhard: 逆潮流而上。首先,用不同于以往的方式思考所有的东西,远离再设计的思想。我通过我的眼睛、耳朵及所有的感官去思考一种产品为什么之前以这种形式存在——以及如何才能有所不同,这种方式对于许多人来说也许有点难。

 

世界充满灵感,日常生活匆匆而逝,但我们却未必总能加以留心。我们必须设法关注当下,特别技巧在于——细心观察周围环境,享受当下。享受当下,我们才会开始发现以前视而不见的东西。

 

 

我很喜欢和我的双胞胎孙女一起近一步看世界。例如,我们看到一只蜗牛在人行道上爬,便会弯下腰看着它缓慢移动,我们会看到它缩回触角,会看着它的壳前后移动,观察它具体如何移动。我认为这就是我们体验生活、寻找灵感的地方。

 

 

Reinhard Renner摄

问:你为客户提供的最有创意的构思是什么?

Reinhard: 我最喜欢的创意项目之一是为Still设计的CubeXX,这是我们所开发的第一款概念叉车RXX的改进。CubeXX是在RXX取得成功后最新一代叉车,这是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展现了设计如何能帮助企业取得超乎寻常的发展获得更大的生命力,如此特别的产品设计使Still拥有了竞争优势,一跃成为市场上的领先者。在贸易展览上,数百人围在CubeXX旁想一睹其真容,它引起了强烈反响,获得了不少赞誉。最令我激动不已的是TEAMS|齐思是背后的参与者。

 

问:是否存在德国设计这样的东西?

Reinhard: 一般典型而言,德国设计师过去在工作中一直以朴素、实用和简约著称,德国设计偏向于“商业艺术”。高度的实用性和质量是其取得成功的原因。

 

 

如果要我品鉴一件意大利设计,当看到一只大碗碗底中心有五彩斑斓的飞鸟图案延展出来时我就会问,这只鸟究竟在碗底做什么?!它到底有什么用处?!德国设计师也许会说这个设计没有意义,但这一定要交给意大利人品鉴才行,他们会说当然是因为看起来美啊!

 

 

问:BADEN-WÜRTTEMBERG是经济强州和德国的第一大出口贸易州。您认为TEAMS|齐思是得益于此,还是促成了这种情况?

Reinhard: Bosch, Kärcher, Leitz和我们的其他许多客户都位于该地区,我相信其中有很多我们的贡献,它们是该地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则在幕后支援它们的设计。我自豪于德国以及欧洲的设计在世界上闻名遐迩,但最终一切都要取决于设计是否能让企业取得经济上的成功,美感和美学很重要,但经济成功更为重要。

 

 

问:在未来 50 年中,我们可以对设计有何期许?趋势如何?

Reinhard: 在今后50年,设计师会减少对产品本身的思考,增加对流程及其他影响因素的思考。例如,设计师设计师会提出类似“是什么把我从A点带去B点”的问题,而不是只专注于车本身。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人们要不断想象未来的可能场景。我们可以预料到那种集多种功能于一身的综合性产品会减少。

未来产品将着眼于不同方面的关联和连通性。

 

 

问:TEAMS|齐思这一名称由何而来?

Reinhard: 过去,许多设计公司都会以某人的名字命名——或许是创始人,或许是其他人。例如Slany教授最初将我们命名为Slany Design,后于1987年改名为斯拉尼设计有限公司(Slany Design GmbH),Slany退休时要求弃用他的名字,所以1998年我们决定改名为齐思设计 (TEAMS Design)。最初,我们自称齐设计 (TEAM Design),这是因为我们希望被称为一个团队同时也给客户传达一种团队协作的工作精神和方式。不久之后,我们决定加上“思”字 (S),以纪念Slany并彰显我们在世界各地拥有多个团队这一点。如今,我们的名字是齐思(TEAMS)。

 

的确,每个人都是这个团队的一员。我们的管理层同刚刚展露头角的设计师在同一楼层工作,我们的实习生也是集体中的一员并为重大项目提供帮助,连为我们工作了30年之久的清洁女工也能一值得到邀请,来参加我们一年一度的圣诞聚会。每个人都至关重要,正是因为这些人才使得TEAMS|齐思走向成功。